他们凭什么代表南粤文化?

  • 画坛奇女孙洪敏 此生笔下只为“她”!

      第一次见孙洪敏,是在她位于广州市郊柯木塱艺术园的画室。透过阳台上的落地玻璃,窗外雨丝静静飘落,一位素颜的女子倚窗微笑而坐;偌大的画室中,各种女孩题材的作品和花卉作品随意摆放着,整个画面悠然适闲、宁静美好!
      对于关注当代油画的人而言,孙洪敏的名字应该不陌生——一个以画人物著称、且是把自己“画进”画里的女画家;国家一级美术师、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第二届广东省中青年德艺双馨艺术家。

  • “天皇小生”陈笑风 一曲名动粤港澳!

      “泪似廉外雨,点滴到天明。空房冷冰冰,山伯孤零零”,年过90岁的粤剧大师陈笑风轻声哼唱着纯熟于心的《山伯临终》,思绪一下回到了从前……陈笑风1926年出生于东莞望牛墩镇,原名陈啸风,其父为著名编剧家兼电影编导陈天纵。
      “我们这一辈人,学戏的时候下了很多苦功,吃了很多苦头,流了很多汗水。有点成就了,就能通过演戏来养家糊口,所以我们对粤剧的感情是很深厚的,希望粤剧能够得到很好的传承。”陈笑风的话非常朴实,但却真实!

  • 抗战老兵林榆:新中国粤剧幕后掌舵人!

      “我已经96岁了,因为粤剧,我一个‘门外汉’去年获得文艺终生成就奖,这是人民送给我的礼物,也是对全体粤剧艺术家的鞭策和鼓励。”对于获得表彰,被誉为新中国粤剧幕后掌舵人的林榆如是说。
      从街头宣传抗日的热血青年到组建东流剧团的文艺骨干;从北上京城受到主席接见的代表到南下广州接管粤剧的当家人……林榆这一生,可谓跌宕起伏、精彩纷呈。

  • 广东出版界“大佬”岑桑:潜心一甲子 为人做嫁衣!

      “我精力还不错,记忆力也特别好,依旧每周都会到出版社上班。”90岁高龄的广东出版界“大佬”岑桑坐在自家的后院里,喝茶、闲聊,他说:“人可以被摧毁,但不可以被打倒,要有永不言败的精神。”
      60余年编辑出版生涯,一甲子为人作嫁,在岑桑看来,编辑出版的责任就是创造和传递文化薪火,是文化的使者,而他能有幸成为一名传播文化的使者,是大幸,此生无憾。

  • 专注写作78年,97岁“云姊姊”一生致力为孩子“讲”故事!

      “我从写作的第一天起,就是为了孩子,如今我虽然老了,但我依旧希望用我的笔、用我的心,继续为孩子们讲故事。”97岁高龄的黄庆云端坐在沙发上,轻声述说她的毕生追求。
      70多年的春风秋雨,这位被读者亲热地称呼为“云姊姊”的女作家早已硕果累累,但为“小读者讲故事”的初心,却从未改变。

  • 岭南画派山水“掌门人”陈金章:20万一平方尺又如何,反正画作全部捐国家不给后人留财产!

      一幅画随随便便可以卖到200多万,全都捐了家人是否有意见?对于记者的提问,陈老笑着说,他们一家的生活很简单,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留给儿孙最好的财富是培养他们成为有用之才!”

  • 粤曲才女陈玲玉 琵琶弹唱技无双!

      “一天素白万里苍空,飞雪漫漫,仿佛清泪遍洒,悲不歇,哀不绝……”一袭长裙的陈玲玉怀抱琵琶端坐在方椅上,低眉浅笑间,手指在琴弦上飞舞,如珍珠落玉盘般的琴声和着悠扬婉转的歌声,浑然天成的契合。
      陈玲玉说:“个人生命有限,传承之路深长,没有终点,也没有止境。我能够做的,只有继续用自己的生命,为粤曲艺术的持续和发展不断贡献绵薄之力。”

  • 粤剧名伶黄少梅:有华人的地方就有“星腔”传唱

    “每一首粤曲,哪怕短短十几句,都是在诉说一个故事,因此粤曲演唱,最重要的是以情传声、声随情转,只有有感情的演唱,才能打动人心。”黄少梅清唱着示范,尽管已是86岁高龄,但音色悦耳、情感饱满。低眉婉转间,依稀看到她当年在台上的风采。

  • 擅长写“大歌”的填词人,凭一首歌即可“捧红”一位歌星!

    “因为热爱,我一生都在写歌词和诗,没想过赚钱成名,只要我的歌能有人传唱就是最好的奖励。”78岁的著名作词人、被业内赞誉擅长写“大歌”的郑南,近日接受专访时表示,“只有走到生活里去,爱到了、心到了,就会写出好歌!”

  •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斯奋:把小说当做诗歌来写!

    刘斯奋,1944年1月出生于广东中山。广东迄今唯一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、以文人画独树一帜的画家、广东省委官员、文艺学术界代表……身份颇多、且均有建树,因此被誉为诗文书画皆精通的奇才。

  • 无心插柳终成角“打工妹”喜获梅花奖

    20多年的话剧生涯,杨春荣演过打工妹、腐败女老板、贩毒坏女人,演过珍妃、陈铁军,获得中国话剧表演“金狮奖”等各种奖项,正是这一个个肯定的奖杯,正是这一个个迥异的舞台形象的成功塑造,让杨春荣被同行称为“舞台精灵”。

  • 书生章以武:瞄准时代节骨眼 记录岭南流行风

    “一本小说,没有写在时代的节骨眼上、没有写在穴位上,对历史的贡献不一样。”身穿挺括中山装、79岁的章以武依旧还是翩翩书生模样,声音清晰洪亮。他说,行走在珠三角这片热土上,沐浴着岭南浩荡的“流行风”,总是能有感而书。

  • 75岁的“中国好声音”:一人饰多角幕后塑经典

    提起姚锡娟,人们首先想到的或许是当年风靡中国的《血疑》、《排球女将》中的幸子和小鹿纯子。近日,这位幕后献声塑造了众多经典人物形象的著名艺术家,在回顾自己50多年的艺术生涯时表示:艺术面前来不得半点投机,你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地努力攀登,才能获取艺术真谛。

  • 一代名丑方展荣心忧潮剧:保护方言保护国粹

    在遍布海内外的千万潮汕人中,方展荣几乎无人不知。近日,这位从艺五十八年,塑造了众多经典舞台形象的一代潮剧名丑,在与中新社记者谈起潮剧这一国粹时,却是忧心忡忡:下一代说不好、听不懂潮州方言俗语,古老剧种因此将失去生存基础。

  • 美术教育家郭绍纲的箴言:有争议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

    “德从宽处积,福从俭出求”,这副郭绍纲最常书写的对联,亦是他人生格言。近日,这位在当代画坛和美术教育界具有广泛影响的老一辈美术教育家、广东文艺终身成就奖获得者,在评价自己60多年的创作和教育经历时称,“教书是主业、画画是副业、书法是业余爱好。”

  • 70后女作家魏微:童年是人生的故乡

    “小时候的生活对一个人的影响特别大,儿时的成长经历对一个写作的人来说尤为重要。”曾先后获得鲁迅文学奖、冯牧文学奖等奖项的魏微,是70后女作家代表之一。她近日在回顾其写作历程时感言:童年是人生的故乡。

  • 古老西秦腔活跃海陆丰 “天下第一团”后继乏人

    “我们这里靠海,信仰妈祖、观音、上帝……有神就有庙,有庙就一定要唱戏。”国家级非遗传承人、广东汕尾海丰县西秦戏剧团团长吕维平,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感慨,如果不是生在“漫天是神满地是戏”的海陆丰、不是因为潮汕地区浓厚的宗族民俗文化,这西秦戏估计早就演不下去而失传了。

  • 98岁仍造“纸弹”的新闻老枪:执子之手、执笔一生

    “我这辈子,执一人之手60年,从武汉到香港再到广州,夫妻携手从事新闻工作;执笔66载,从中新社到澳门日报再到千岛日报,向全世界展示真实中国的美好前景。”98岁的张宝锵在接受记者专访时,戏称自己是新闻老枪,“我还会不断造‘纸弹’,直至生命最后一天。”

  • 华丽转身的女作家裴蓓:跟有缘人做快乐事

      从物理老师到时政记者、从专业作家到影视制片人,裴蓓的每一次转身,都是为了遇见最好的自己,做一个快乐的人。
      裴蓓,1966年出生于江西上饶,90年代中期移居广东珠海,为广东省重点扶持资金签约作家、第二届广东省中青年德艺双馨作家。她以细腻笔触及特区记者经历造就的独特视角,创作出一系列优秀特区题材作品。

  • “耿直大爷”丁荫楠:拍摄精英人物弘扬民族精神

      “如果把挣钱放在第一位、让搞笑逗趣的娱乐电影成为主流,那这个民族恐怕就没有希望了。”年近80岁的老导演丁荫楠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耿直发声,他表示,一个国家之所以不衰亡、一个民族之所以能持续发展,是因为有一系列优秀的人在支撑着。